当前位置:HOME > 领导讲话
杨光明同志在2018年教育系统党风廉政教育专题会上的廉政党课

发布时间 2018-05-25

君子“五慎”   以德养廉
——慎独、慎染、慎微、慎初、慎终
杨光明

        我国传统的道德修养,强调道德自律,看重一个“慎”字,“慎独”、“慎染”、“慎微”、“慎初”、“慎终”,至今仍是宝贵的思想资源。 
        一、慎独——“君子必慎其独”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所谓“慎独”,是指一个人在独处时也能谨慎自律,操行自守,不欺暗室。“慎独”一词,最早出自《礼记•中庸》:“道也者,不可须臾离也,可离非道也。是故君子戒慎乎其所不睹,恐惧乎其所不闻。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慎其独也。”意思是说,君子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和道德分离,否则就不是真正有道德的人。君子要时刻检点自己的行为,警惕有什么不妥的言行而自己没有看到,害怕别人对自己有什么意见而自己没有听到。没有不可以从隐蔽的地方看出一个人的,没有不可以从微小的事情上显露出一个人的,所以,君子在独处、无人注意的时候,也要小心谨慎,严格要求自己,不做违背道德的事。“慎独”说在儒学思想史上影响深远,由于儒家思想在古代中国的主导地位,“慎独”一直是志士仁人道德修养的重要门径。
        一个典型的例子,就是发生于东汉时期的“杨震四知”:(杨震)四迁荆州刺史、东莱太守。当之郡,道经昌邑,故所举荆州茂才王密为昌邑令,谒见,至夜怀金十斤以遗震。震曰:‘故人知君,君不知故人,何也?’密曰:‘暮夜无知者。’震曰:“天知,神知,我知,子知。何谓无知!”密愧而出。杨震不因“暮夜无知者”而接受贿赂,不愧为以慎独精神廉洁自律的典范。明代曹鼎在山东任泰和典吏时,曾押解一名绝色女贼,因来不及赶回县衙,共宿荒山野庙。入夜后,那女贼频频色诱曹鼎。曹情急之下,用纸写下“曹鼎不可”四字贴在墙上,不为所动。还有蘧(qu)伯玉“不欺暗室”的故事:春秋时期,按照礼的规定,经过君王之门应该下车,这是为了显示尊敬之心。蘧伯玉是卫国有名的贤大夫,仁义而聪慧,事奉国君十分谨慎,在黑夜里经过国君门前还下车步行,严格守礼,赢得国君的承认和尊重。虽然他遵守的那些礼制和背后的忠君观念,已经成为历史的陈迹,可是他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还严格按照规矩办事的精神,至今仍然没有过时。
        能在监督到位、领导在场、众目睽睽的情况下,用法律、制度、道德准则来规范、约束自己的言行,一般来说是不难做到的事情。但是更多的情况是,监督缺席,领导不在场,没有众目睽睽的眼睛,只是个人面对自我。这时仍能自觉用法律、制度、道德准则来规范、约束自己的言行,就显得难能可贵。以慎独精神保持操行,需要长期坚定的内省修养和严格的道德自律。只有在“诚其意”的前提下,保持理性的自觉,进行自我评价、自我反省、自我调控,才有可能自觉地践履道德规范,遵纪守法。慎独作为一种高尚的道德情操,有别于被动的自律,是人格美的崇高境界。正如刘少奇同志在《论共产党员的修养》中所要求每一个共产党员的那样:“即使在他个人独立工作、无人监督、有做各种坏事的可能的时候,他能够‘慎独’,不做任何坏事”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讲究道德自律的“慎独”,在现代社会具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,并且需要进行新的发展和升华。比如在“网络生存”的情况下,在真实的社会生活领域之外还有一个虚拟的世界需要我们面对,由于这个虚拟的世界中人与人的关系是间接对待的,现实世界中的道德规范在这里往往失灵。这就更需要我们发扬慎独的精神和境界,面对现实进行更深理性层次的道德内省和道德自律,自觉进行自我约束,作出正确的道德选择,走出道德的困惑,在躁动的社会环境中保持高尚的道德情操。 
        二、慎染——“故染不可不慎也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《墨子•所染》曰:子墨子言见染丝者而叹曰:染于苍则苍,染于黄则黄,所入者变,其色亦变,五入必,而已则为五色矣。故染不可不慎也!
        我们可以有慎独的情操,但是却不可能时时处处“独处”,人生活在社会环境当中,社会是个大染缸,真善美、假恶丑同时存在,必然要受到社会环境的影响,“故染不可不慎也”。这突出地表现在交友上,墨子正是为此有感而发,提出了道德修养的“慎染”问题。孔子曰:“益者三友,损者三友。友直、友谅、友多闻,益矣。友便辟、友善柔、友便侫,损矣。”又曰:“与善人居,如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;与不善人居,如入鲍鱼之肆,久而不闻其臭,亦与之化矣。丹之所藏者赤;漆之所藏者黑。是以君子必慎其所处者焉。”表达的也是相同的意思:接近好人可以使人变好,接近坏人可以使人变坏。俗语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说的也是当慎所染。
        孟母三迁,正是由于深谙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的道理。环境的影响虽然不具有绝对的意义,但“慎染”却揭示了环境对人的影响,强调了环境对人的感染作用。人与动物不同,对环境有主动选择的能力,近朱者未必赤,近墨者未必黑。人有被“染”的可能,也可以主动防止被“染”,出淤泥而不染。
        北宋著名哲学家周敦颐《爱莲说》曰:“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繁。晋陶渊明爱菊,自李唐来,世人皆爱牡丹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……”;莲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”,对世人来说,《爱莲说》不仅是一篇修身的古文,更应该是一种人生的参照。
        道德修养所强调的“慎染”,就是要见贤思齐,见不贤而内自省;既不盲目地学习、效仿、沾染不良习气,又要主动地多接受良好环境的影响,涵养正气。当今社会,环境“染”人有无孔不入之势,甜言蜜语、糖衣炮弹“染”人更有隐蔽性,人们常为身边的同事或亲友被“染”而惋惜,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更应当要洁身自好、高雅庄重、戒慎所染,应像《爱莲说》中的“莲”那样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,力求做到守身如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三、慎微——“慎微防萌,以断其邪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慎微”就是要重视小事,乐小善,避小恶,强调道德修养从小事做起。《周易•系辞下》中早就提出:“善不积不足以成名,恶不积不足以灭身。”《荀子•大略》也说:“尽小者大,积微者著。”先哲这些关于“慎微”的思想,被三国时蜀汉先主刘备概括为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”。不矜细行,终累大德,是古人从历史经验中总结出的教训。千里之堤,溃于蚁穴,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,只有防微杜渐,才能不断升华自己的道德境界。
        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时,从不向民间索取任何名贵物品。想不到离任返乡,他发现自己做了一件错事,为此写了一首“检讨”诗曰:“三年为刺史,饮冰复食蘖,惟向天竺山,取得两片石,此抵有千金,无乃伤清白”。这种可贵的自责精神、“慎微”的律已态度,令我们后人肃然起敬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战国时期韩非子的著作《说林》中讲到:“圣人见微以知著,见端以知末,故见象箸而怖,知天下不足也……”这句话概括的是一个发人深省的故事,故事的名字叫做“纣王象箸”。被后人称为暴君的商纣王,其实在刚刚继承王位的时候,并不是一个荒淫之君。他勇武过人,屡立战功,备受百姓的拥戴,臣子们也认为他是一个明君。有一次纣王用一双象牙筷子在吃饭的时候,正好他的叔父箕子来汇报工作,箕子看见拿着象牙筷子吃饭的纣王,吓得直冒冷汗,惶恐不安。也就是韩非子所说的“纣王象箸,箕子怖”,箕子之所以感到恐怖,是因为纣王手里拿着的那双做工精细、雕刻精美象牙筷子,把他给吓到了。原因就在于帝辛早期是非常朴素的,正所谓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”后来果不其然如箕子所料,朝歌出现了“酒池肉林”“炮烙之刑”。如此的昏庸残暴,难怪最后会被西周所灭。东汉班固《白虎通•情性》中所言:“智者,知也。独见前闻,不惑於事,见微知著者也”说的也是这个道理。见微知著,小中见大、以小见大,看到微小的苗头,就知道可能会发生显著的变化。
        北宋苏洵《辨奸论》中告诫人们“事有必至,理有固然。惟天下之静者,乃能见微而知著。”意思是说,事情的发展必定会有一定的结局、有它原本就该如此的规律,只有冷静慎微之人,才能从细微之处预见到日后将会发生的显著变化。《后汉书•丁鸿传》强调的:“若敕政则躬,杜渐防萌,则凶妖消灭,害除福凑矣。”也是在告诫人们为人处世要“防微杜渐”,当错误的思想和行为刚有苗头或征兆时,就加以预防与制止,坚决不让它继续发展。
        慎微,是防止贪欲萌生、斩断邪念必须坚持的操守。如果在小事小节上“失守”,也就很难在大事大节上守得住,这是被无数事实证明了的一条规律。这与那个有名的“青蛙效应”是一样的道理。19世纪末,美国康奈尔大学曾进行过一次著名的“青蛙试验”:先把青蛙放入沸水中,青蛙受到强烈刺激,拼命一跳,于是挽救了自己。然而,当把这只青蛙放入凉水中,再慢慢加热,便出现了另一番情景,青蛙起初在水里悠闲地游来游去,可是,当它感到水温太高要想出来时,已经精疲力竭,没有跳出来的力量了。明显的是非容易判断,模糊的细微之处往往暗藏道德沦丧的危机。以“慎微”的方法来加强道德修养,就是对“青蛙效应”的特别警惕。
        四、慎初——“君子慎始,差若豪氂(mao),缪以千里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慎初”,顾名思义,就是戒慎于事情发生之初,在思想上筑牢“第一道防线”。《礼记•经解》引《易》曰“君子慎始,差若豪氂,缪以千里”,是对“慎初”思想比较早的记载。古人很重视“守身如玉当慎初”,对慎初思想有许多论述和阐发,如陆贽《兴元论解姜公辅状》曰“夫小者大之渐,微者著之萌。故君子慎初,圣人存戒”。 
        慎初,就是自觉“不越雷池一步”,不存侥幸之心,一经发现不良思想苗头和出格行为,必须坚决及时“急刹车”制止,避免误入歧途。慎初,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顽强的自制力,行所当行,止所当止。不能慎初,一念之差,一失足成千古恨。明代王廷相所讲的一个故事,很好地说明了慎初的重要性。这个故事记载在张瀚的《松窗梦语》:余始释褐,观政都台。时台长仪封王公廷相……曰:“昨雨后出街衢,一舆人蹑新履,自灰厂历长安街,皆择地而蹈,兢兢恐污其履,转入京城,渐多泥泞,偶一沾濡,更不复顾惜。居身之道,亦犹是耳。傥一失足,将无所不至矣。”余退而佩服公言,终身不敢忘。轿夫爱惜自己脚下的新鞋子,“择地而蹈,兢兢恐污其履”,是“慎初”这种思维方式在支配着他。但是“偶一沾濡,更不复顾惜”,第一道防线被冲垮之后,什么地方都踩下去了。王廷相由此感悟到,“居身之道,亦犹是耳。傥一失足,将无所不至矣”,慎初对保持一个人的节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 这个轿夫湿鞋的故事,有类于心理学上的“门槛效应”。心理学上的“门槛效应”,通俗地理解就是,如果一个人能一只脚跨进门槛,那么整个身子再进来也就不难了。一位哲人说得好:面对物欲横流等诸多诱惑,要想不做悔不当初的事情,就必须把“何必当初”改为“何不慎初”。
        五、慎终——“慎终如始,则无败事”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慎初者不一定就能善终。所以,“慎终”也是为人处世应当遵循的一条重要原则。慎终是防止“功败垂成”的关键。《老子》曰:“民之从事,常于几成而败之。慎终如始,则无败事。” 孔子也很强调慎终的重要性:“君子不以利害义,则耻辱安从生哉!官怠于宦成,病加于少愈,祸生于怠惰,孝衰于妻子。察此四者,慎终如始。”人们做事情,常常在快要成功的时候遭遇失败。在历史和现实生活中,功败垂成的事例比比皆是,当今官场“59岁现象”就是如此。慎终很重要,也很难做到。古人很早就察觉到了这种普遍的现象。《诗经•大雅•荡》曰:“靡不有初,鲜克有终。”毛泽东同志曾在《吴玉章同志六十寿辰祝词》中对此有着非常通俗易懂的表述:“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,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。”“慎终”要求人们在道德修养和道德践履的人生道路上,应当持之以恒,居安思危,居功不骄。
        道德修养的努力,最容易在平安的环境中松懈下来。所以,《周易•系辞下》要求人们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”,《吕氏春秋•慎大》也提醒人们“于安思危,于达思穷,于得思丧”。慎终才知慎所当慎,才有预见性、超前意识,才能避免“青蛙效应”和侥幸心理,不至于“亡而不知所以亡”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居功易骄,骄则不慎,放松修养,难保晚节。要慎终,必须做到功成不骄,戒满守谦。正确看待和严格要求成功后的自己,是“慎终”思维不可或缺的一个方面。“慎终”作为道德修养的方法,是人生进德修业的最后防线;作为道德操守的境界,是功德终成的圆满句号。慎终若始,无论是就一件事情还是就整个人生历程来讲,都是不能忽视的。慎终若始,善始善终,我们才能拥有圆满的人生。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 

相关内容
查无记录

鄂ICP备13010576号-2

    主办单位: 随县电教站  邮编: 431519  网站维护:随县电教站

    电话: 0722-3339189 传真: 0722-3339185 E-Mail: sxjyjedu@163.com

 
网站管理